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阅书斋 >> 道医 >> 第六十九章

“王主任!你又来我们科室传谣!”周锦渊站在原地不动, 指责急诊的王主任, 觉得他们急诊大有上梁不正下梁歪的趋势。

还把他们中医科也带坏了, 刚才绝对是商量好的, 一看他就瞎喊。

“冤枉, 我只是来串门儿的。我忙着呢,先走了。”王主任还不走周锦渊那头,往另一个门钻出去了。

周锦渊:“……所以王主任是百忙之中抽空来传谣的?”

不过王主任已经走了,听不到他在吐槽什么。

其他人纷纷道:“宗主呀, 你好像又又又红了。”

“你是不是收了几个海外弟子,这都传网上去了。”

“清风和明月居然没告诉你吗?”

两个道童连忙站起来, “那个,宗主,我们本来想和您禀报的, 但是您昨晚休息了, 今天又来得比较晚……”

周锦渊:“…………”

不愧是立刻接受自己叫清风/明月的人, 被同化得真彻底。

清风和明月还要道:“说起来,咱们都成宗立派了,我们俩是不是也能顺势往上提一提?”

其他医生打趣道:“是这个理儿啊,那你俩可以做首席大弟子啊。”

啊哈哈,对哦,首席大弟子,这样听起来比道童要好多了。

等等, 不过, 这首席大弟子是不是只能有一个啊?

清风和明月看着对方, 表情逐渐不对。

“师妹,我大你五个月……”

“师兄,我报道还比你早半天呢。咱们小青龙宗,可是不问年龄高低。”

周锦渊:“小青龙宗????”

其他人一脸不意外,毛医生摸着脑袋想,我在小青龙宗怎么也可以混个长老吧。

“小周怎么一脸难以置信,难道不满意这名字,那坏了,往上都传开了,我今天还和康复科的人说来着。”

大家一脸调侃地看着周锦渊。

“……”周锦渊受不了了,冲到走廊张望,果见谢主任端着保温杯慢悠悠走过来,“主任,您得管管他们!”

谢敏走到近前来,笑呵呵地说:“那怎么管得到,我只是一个主任,你宗主都管不到。”

周锦渊:“…………”

……

周锦渊下班的时候,接到了曲观凤的电话。

要说他和曲观凤,有一阵子没联系了,自从曲观凤恢复了之后,就到他爸公司任职,据说十分忙碌,倒是曲庆瑞还时不时致电问候一下周锦渊。

——曲庆瑞还定期带他家老母亲来把脉,确认平安呢,和体检一个频率。

所以这会儿接到曲观凤的电话,周锦渊倒是有些稀奇,“喂,小曲先生?”

“周医生。你现在,在诊所吗?”曲观凤开口便问道。

“我刚下班,正打算过去。”周锦渊说道。

“我待会儿也过去,方便吗?”曲观凤问道。

“方便啊。”周锦渊听着曲观凤的声音有些疲惫,劝道,“我听曲先生说你很拼,还是要注意一下身体。别好了就亢奋成这样。”

曲观凤失笑,“……周医生你不也很拼,连轴转。”

周锦渊笑了笑,“那不一样,就这样吧,我在诊所等你。”

周锦渊也未多想,曲观凤在小青龙办了卡,钱还没用完呢,可能就是来复诊加推拿一下,没什么奇怪的。

到了小青龙门口,只见人虽然不少,但是和前段时间排队排到路口的盛况相比,已经清淡很多了。许多都是来买药的,这个点好多药都完售了,所以还能有周锦渊立足的地方。

一些个曾经的社会小混混,包药、收钱,承担了一应杂务。

季缓和容瘦云都在里间诊疗,容细雪好像在家做饭,外间就邵静静大大咧咧地翘腿坐着,一边玩手机一边吩咐其他小弟:“整理药材的时候要细心一点,注意——”

嗯,这都升级了,可以指挥其他人专业知识了。

“哎,邵静静,我看你都有护士长的架势了嘛。”周锦渊一坐,说道。

邵静静猛然惊醒,措手不及,把手机收收好,“老板你回来了啊!哎呀你别再说我是护士长了,搞得现在好多人都误会!”

老阿姨们甚至要问他怎么不穿粉红色的护士装和护士帽,他直叫屈。他才不是什么护士咧,他顶多就是一个非职业医助吧。

“行吧。”周锦渊坐下来,趁着曲观凤没来,他先休息休息。

邵静静堆笑道:“对了,嘿嘿,老板,听说你最近又升职了啊,现在是小青龙仙宗的宗主了?”

“我不说你,你倒敢说我了啊?”周锦渊也对邵静静笑,“你还是别叫我宗主了吧,叫我会长。”

邵静静:“啊?会长,什么会?”

周锦渊:“邵静静治丧委员会。”

邵静静:“…………”

邵静静往后一倒,他每次都讲不过老板,而且老实一阵又皮痒,难怪季医生也说他活该。

药都完售,外头只有一点儿人没买到药了,只能遗憾离去。小弟们也完成了今天的任务,来找邵静静签到下班。

邵静静有模有样地给他们手动打勾。

……

此时曲观凤也到了,他极为熟稔地走进来,“周医生。”

“小曲先生来了?”周锦渊和他打声招呼,“嚯,你这黑眼圈够重的啊。”

曲观凤淡淡道:“最近失眠又有些犯了。”

“又失眠了?压力太大了吧。”周锦渊引他进诊疗室,给他扎了几针,又询问了几句生活上的事,叮嘱他保重身体。

周锦渊听着外面好像有人在喊自己名字,让曲观凤休息着,自己出去了。

只见由人扶着的梁月称踱步进来,他环视着这里,大概从来没进过这么小的门面吧。

邵静静看病人病得很重的样子,本来还想帮着搀梁月称一把。但是梁月称太有气场了,他不敢,连接待都磕磕巴巴的。

幸好看到周锦渊应声出来了,“老板,他找你。”

“梁先生?”周锦渊无语,怎么又是他。

但仔细一看,梁月称虽然还是气场逼人的样子,周锦渊却敏锐察觉到他举手投足之间比上次见多了一丝焦虑。

梁月称开口道:“周医生,我特意来海洲找你,是希望你能接诊。”

周锦渊更肯定自己心里的想法了,梁月称刻意说得和前两次没有什么两样,但正是这一样的说法,反而暴露了他内心的焦虑。

“梁先生病情加重了吗?”周锦渊试探着问道。

梁月称脸色不见变化,“何出此言?”

周锦渊也不揭穿他,“那我也仍然是那个回答。”

梁月称蹙眉道:“周医生,你非要这样不愿变通吗?”

此时曲观凤却是顶着几根针,从里间走出来,“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既然是病家,就要遵守医者的规矩。”

梁月称看到曲观凤,眉头一皱,回忆了几秒,才想起来,“你是……曲庆瑞的儿子?”

他们并未谋面,只是他和曲庆瑞见过,后找到了曲观凤的病例,此时是将照片与本人对上。

曲观凤那边没说话,但态度已经是肯定的了。

梁月称冷冷道,“这是我和周医生的事,与你无关吧。”

曲观凤淡淡道:“那要看梁先生打算怎么谈了。”

梁月称仿佛听到了什么荒谬的事情,笑了一笑,“我能怎么谈呢?难道我会威胁一个可能掌握我生命的医生?”

曲观凤反问:“您应该有更好的办法?”

他们这针锋相对的,周锦渊听了却是恍然大悟。

难怪久未现身的曲观凤忽然来了,恐怕不是失眠复发。这梁月称都跑到海洲来了,应该是曲观凤得到风声,怕这土豪做点什么,于是亲自跑来了。

梁月称很想苦笑,他的确无法对一个医生做什么过分的事,毕竟你是指望这人接诊的。不是说一定,但以对方的医术,被惹恼了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动点手脚,是很容易的事。

尤其是这个医生现在还有靠山。(当然,他的确想了一些其他方便,也许能侧面推进这件事的进展。)

可笑的是,梁月称就是知道曲观凤被周锦渊治好,才会笃定了要找周锦渊治病的。

可是,难道他真的就必须,在这个地方就诊吗?

耳边还有着地摊摊贩喇叭里的叫卖声,隔壁小饭店的烟火隐约可闻,小孩放学一路吵嚷——

光是站在这个地方,梁月称都觉得浑身不自然了。

这时候,容瘦云从里间走出来,手里还有一大罐黑色、散发着刺激气味的药膏,他正在搅拌,“哎哟,你们在这儿干嘛呢?”

感觉气氛有点剑拔弩张,容瘦云奇怪地道。

梁月称看到那药膏,他是有点洁癖的,立刻不大适应地扭转头。

面对容瘦云的询问,曲观凤保持沉默。

周锦渊则看了两眼,说道:“没干什么,这位先生来咨询,考虑在我们诊所就诊。”

“是吗?什么病啊。”容瘦云靠着柜台,继续捣膏药,一抬下巴问道,“这是腿受伤了吗?我可以帮你治啊,就这个,特效膏药……”

“……”梁月称迅速瞥了他一眼,流露出几分排斥,而后似是想到什么,低着眼有些屈辱地道,“我就……在这里治。”

周锦渊的态度很明确,他已经预感到,这次不得不答应了。

他艰难地说完这句话,又道,“我可不可以——”

“不可以!”周锦渊其实也不知道他有什么提议,但是直觉告诉自己,拒绝就完了,“我需要病人的完全配合。”

梁月称闭了闭眼,“我知道了,我会遵守您的规矩。”

周锦渊有些好奇,从外表上看不出梁月称的病情有任何变化,到底是什么,让梁月称性情大改,宁愿抛弃浮夸作风了。

“行,那我们约个时间吧,如果你很急,现在就可以看诊。”周锦渊说道。

梁月称眼睫垂下来,“当然是现在,不过……”

周锦渊了然,“稍等我给小曲拔针,然后我们单独诊疗。”

……

“小曲先生,谢谢你了,还这么关心咱们。”周锦渊送别曲观凤。

曲观凤看了里头一眼,梁月称的下属正在忙活着,把小诊疗室的床单换掉,刚才甚至还提议把小诊疗室包下来,被拒绝了。

他收回目光说道:“没什么,还有什么事就告诉我吧。”

梁月称再如何,也是在海洲,强龙还不压地头蛇。

周锦渊对他来说是很特别的,他不会让任何人威胁周锦渊,哪怕只是有可能。

“知道。”周锦渊目送曲观凤离开小诊所。

此时,小诊疗室也被清理一新了,也不知道梁月称的人用了什么,这里既闪闪发亮,又没有香味或任何清洁用品的味道。周锦渊怀疑如果时间够,他们会给诊疗床的架子贴金箔。

做完这些,他们就退出诊所之外了,只有梁月称还在外间。

“我们诊疗室都是按规矩清理、消毒、换用品的——”邵静静弱弱地抱怨了一句。

他第一次见到梁月称,也被其浮夸作风惊到了,就算是曲老板、金绰仙他们,也都是入乡随俗啊。

“好了,土豪,进去吧。”周锦渊示意邵静静别说了,伸出一只手。

梁月称敛目,扶着周锦渊的手进了小诊疗室。

外头,邵静静等他们进去后,才小声问容瘦云:“容老板,你说这土豪得的会是什么病啊?”

容瘦云想了想:“不知道啊,看起来不是外伤,又一副很严重的样子,难道是什么ALS?”

ALS即俗称的渐冻人症,梁月称所患的虽然并非这个病,但确有相似之处——

……

“这里包括我家中患病者们的病历,看过的人不超过五个。”诊疗室内,梁月称含蓄地道。

他连保密协议也没有和周锦渊签,但他有强烈的直觉,只要周锦渊接诊了,就绝不会随便泄漏出去。

“是家族性的?”周锦渊翻开了病历,里面好多都是全外语的,他就没有第一时间仔细阅读,而是选择和梁月称交谈起来。

梁月称颔首,流畅地描述道:“肯尼迪病,x性连锁隐性遗传性运动神经元疾病。发病后,神经元和肌肉功能失调,逐年加重。从四肢到全身,从无力、抽搐,到最终轮椅生活,连吞咽、呼吸也困难。”

虽然寿命可以达到和正常人一样,但是,生活质量会非常低。因为是x连锁隐形遗传,所以这个病女性携带者一般没有临床症状,只有男性会发病。

“肯尼迪病……”周锦渊没有听过这个病症,很正常,这个病的发病率很低,确诊也有一定难度。

不过和他判断的一样,在中医角度来说,这个就属于痿证。

而如果是遗传性,基因导致的,那么难怪梁月称会提到治疗阶段。因为他自己应该也想到了,这势必是一个长期治疗过程,利用针灸维持、延缓发病。

梁月称在外表现得讳莫如深,但此时介绍起来,脸上表情不见任何异样。很难说到底是遗传性疾病使他早已习惯,还是隐藏得很好。

他也清楚周锦渊虽然对西医有所了解,但毕竟是中医,所以自己介绍起了病情,包括他的基因检测结果,实验室检查,曾经做过的西药治疗等等。

“医生说,我的CAG拷贝数很多,因此起病年龄很早,发病时还不到三十。一直以来,我都坚持用运动等方式,延缓疾病进程,但如今还是行走不稳,下肢肌肉也轻度萎缩了。而且最近……”梁月称轻轻叹息。

遗传病治疗困难,梁月称家里花费了大量金钱在基因治疗的研究上,也并没有得到什么有效成果。

现有的极少数药物都不成熟,或有严重不良反应。总而言之。就是还没有效治疗手段。

这才是最令人无奈的,也是让梁月称更加发泄性地想花钱的原因之一。

“最近病情加重了?”周锦渊问道,最近梁月称突然急了起来。

梁月称把手伸了出来,“刚才我说了一部分,剩下的一部分,就请周医生来说吧。”

在他说明自己的疾病时,周锦渊一直表现得对这个病一无所知,这不代表什么,他也清楚自己求诊主要是为针灸缓解肌肉萎缩。

但是,他还是希望周锦渊能给自己更多信心。

周锦渊看梁月称一眼,手搭在他腕上,把起脉来,这摸着摸着,周锦渊的表情就变得疑惑了起来。

两分钟后,周锦渊斟酌了一下,问道:“有点特别啊,阴阳两虚?你……你是不是……”

梁月称的眼睛一亮,阴阳两虚!

虽然不精通中医医理,也从未听过这个说话。但作为华夏人,深受文化影响,不难理解这四个字,他认为周锦渊得辩证,堪称极其巧妙地切准了自己的病!

“今日始知有明医!”梁月称的手放在了紧扣的西装上,他将外套解开了,里头还穿着衬衫,但单薄的衬衫内已经有什么显露出来。

梁月称将衬衫也解开,只见他胸口赫然另有布料裹住,将已然微微发育的部位缠平。

而且脱了衣服后更能发现,其皮肤细腻,体毛淡少。

——肯尼迪病的一大核心表现,雄激素功能低下,逐渐的,可表现为该部位发育,以及其他不言而喻的症状。

梁月称是近期才出现,他虽然已有了解,否则也不会全家都保守病因,免得被人猜测到。但事到临头还是慌了,这才急得立刻来找周锦渊。

早年,梁月称的亲人们出现症状后,找过各种医生,有中医,有西医,对方或说,属于肾阳过少,可以调理身体,或是推荐补充雄激素。

然而。

恰恰相反,曾经也有人做过补充雄激素治疗,却导致病程加快!

因为肯尼迪病的病因实际上是雄激素受体基因突变,产生的种种变化才使得神经细胞变形凋亡。相反,若是去抑制雄激素,反而能延缓病程。

单纯补阳或补充雄激素,都是错的。

所以,梁月称对周锦渊在对此病不了解的情况下,竟能得出“阴阳两虚”的结论,深深叹服,中医比他认知中的更神奇。

其实他最初只希望周锦渊用针灸,为他治疗肌无力,但现在周锦渊的诊断,让他抱着一点希望,也许其他症状,周锦渊也能改善?

“你介意解开吗?”周锦渊哪知道梁月称在想什么,中医从不为病名所惑,不管是什么综合征、症候群,只管辨证论治。所以他还要触诊,仔细了解。

“可以。”梁月称十分配合,与他在人前忌讳的样子大不相同,也可能是周锦渊已经获得了他的信任。

周锦渊戴着手套,触摸他脖子以下的部位,本来是面无表情的。

直到梁月称忽然问了一句:“周医生,以前接诊过这样的患者吗?”

他其实有些不自然,只是外表没有表现出来,并非难堪,只是这是近期才出现的症状,他太不习惯了。

“啊?”周锦渊老实道,“我知道有很多同症状不同病的患者,其实男性此处发育的情况也比大家想象的要多,但我自己还真没怎么接诊过。毕竟——”

梁月称:“毕竟什么?”

周锦渊:“我们这儿很少这种情况,你是不是海棠来的啊。”

.

周锦渊和梁月称一起走出诊疗室,众人只看到二人礼貌地握了握手。

然后周锦渊对梁月称说:“那就明天见了,我还要再思考一下治疗方案。”

既然阴阳双虚,无非阴阳双补以对应,使得患者体内阴阳恢复平衡。待针药并施,改善病情后,每年再行治疗,稳定情况。

尽管无法治愈,但如此一来,通过长期治疗也能尽量维持病人良好的生活质量,这也正是肯尼迪病患者最困扰的。

周锦渊把他的资料留下来了,打算参考各种检查结果,再斟酌用药。

“麻烦您了。”梁月称道。他轻轻点头,望了外面一眼,就有人进来扶住他的手,慢慢走了出去。

“什么病啊?”容瘦云扒着饭问,容细雪已经把饭菜送来了。

“运动神经元病,痿证。”周锦渊简单答道。这么说也不算错,又完全规避了梁月称的隐私,不会被看出来。

如果他藏着掖着,倒反而让人更加好奇、觉得不对了。梁月称的家人对外应该也有其他说法。

果然,其他人都不再好奇。那就是和曲观凤、艾琳娜他们差不多呗,在小青龙根本不算特别,这样也能解释梁月称古古怪怪的了。

周锦渊也开始吃饭了,脑子里就思考着梁月称的病情。

正想着,手机提示音一响。

他看了看,是明月,给他发了条微信。说是和清风下班后来附近的密室逃脱玩儿,结果玩完出来,清风好像有点中暑。

估计是今天比较忙,累着了,里头有的房间又比较闷热。

周锦渊直接给他们发了定位,“到我诊所来。”

不一会儿俩孩子就来了,周锦渊早准备好了,给清风走了罐,叫邵静静和明月照顾着他。

清风和明月这还是第一次来小青龙诊所,但闻名已久了。

邵静静见他们和周锦渊十分熟络的样子,倒了杯水给明月,又问道:“哎,你俩是周老板什么人啊?”

清风趴着,有气无力地道:“我是小青龙首席大弟子。”

明月迅速道:“别听他的,我才是。”

什么沙雕啊,周锦渊嚼着菜,在一旁斜过来一眼,颇为无语。

“??!”邵静静震惊地说,“你们是小青龙首席那我是什么!我给宗主做护士长多久了!”

周锦渊:“…………”

※※※※※※※※※※※※※※※※※※※※

直男逛海棠:想给大家治病

PS:看到评论里有不懂的,简单来说,海棠是一个停车场……停车场!你们就懂了!

喜欢道医请大家收藏:(www.yszbook.com)道医阅书斋更新速度最快。

道医最新章节 - 道医全文阅读 - 道医txt下载 - 拉棉花糖的兔子的全部小说 - 道医 阅书斋

猜你喜欢: 道医龙图案卷集SCI谜案集(第一部)快穿之娇妻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网王同人]博君一笑[穿书]黑化圣骑士SCI谜案集(第二部)一朝成为死太监[快穿]小白脸心有猛虎嗅蔷薇无限求生在星辰中浪[星际]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修真界最后一条龙SCI谜案集(第三部)[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异界领主生活无限建城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我开动物园那些年小甜饼地府全球购
完本推荐: 这题超纲了全文阅读糖都给你吃全文阅读来自地狱的男人全文阅读巫师世界全文阅读请魅惑这个NPC全文阅读重生妖女策天下全文阅读全职高手全文阅读斗罗之迪迦全文阅读我开动物园那些年全文阅读凰权至上:凤栖吾全文阅读娇宠令全文阅读穿书后所有讨厌我的人都来为我洗白全文阅读裴公子,吃完请负责全文阅读北宋大丈夫全文阅读花与大恶魔全文阅读魔尊也想知道全文阅读男主他脑子不在线[穿书]全文阅读娇女全文阅读贩罪全文阅读无处不飞花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韩四当官超感应假说麻衣相师他从暖风来前方高能从急诊科医生开始神医凰后众神世界驸马要上天网游都市玄幻之箭碎苍穹冥王退休计划朕是红颜祸水叶安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超强兵王在都市龙图案卷集·续赝太子凌天战尊三界红包群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王者风暴万千之心猎日雷神神医弃女天芳何日请长缨混元修真录[重生]来自未来的神探超品命师快穿攻略:女配逆袭虐渣记

道医最新章节手机版 - 道医全文阅读手机版 - 道医txt下载手机版 - 拉棉花糖的兔子的全部小说 - 道医 阅书斋移动版 - 阅书斋手机站